免费黄色软件不载

♂? ,,

言安希说道:“可今天这么累……”

“等会儿让累。”他咬着她的耳朵,“我不累,乖,主动点,这么多年了,也要让我享享福……”

言安希被他说得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,只能抱住他,贴向他,依偎在他怀里。

慕迟曜的唇,滚烫的落在她的唇上。

窗外,长夜漫漫,无人打扰,正是绝佳的好时候。

不是洞房花烛夜,胜似洞房花烛夜。

在这种事情上面,言安希也从一开始的羞涩,不知所措,慢慢的被慕迟曜给调教成……尤物了。

只独属于他一个人的尤物。

直到最后,两个人都大汗淋漓,气喘吁吁。

慕迟曜侧躺着,把昏昏欲睡的言安希抱进怀里,吻了吻她汗湿的发,又搂紧了她。

“难受……”她嘟囔着说,“去洗澡。”

细长腿居家治愈系少女生活照

“好。”

慕迟曜翻身下床,将她再次横抱起,走进浴室,把浴缸里放满了水,然后他抱着她,一起躺了进去。

水温刚刚好。

言安希打了个哈欠:“我忽然想起……明天不用去公司了哎。”

“才想起?”慕迟曜扬眉,“我可是一直都惦记着这事。”

“一直惦记着有什么用啊,明天还没到呢。”

“快了。”

言安希在他怀里调整了一下姿势,然后又在他怀里上蹭了蹭:“说好的,蜜月度假去哪里?”

“法国。”

“对啊,一早就商量好的。”言安希说,“明天下午就去,怎么样?”

“说的,都好。”

慕迟曜语气宠溺,俨然一副宠妻狂魔的架势。

言安希忍不住笑了笑:“怎么不问我,为什么是下午啊?”

“不就是想赖床,睡个早觉吗?”

“才不是呢!我没有这么懒。”言安希傲娇的轻哼了一声,“我得要把家里和公司的事情,都交代清楚了,才能安心去玩啊。”

“要交代什么?”慕迟曜不解,“家里有管家,念安有保姆带着,以言要上学,其他的时间也有课程安排,就不用操心了。”

“们男人永远就是这么的心大,反正什么事都可以随意的交给别人。”

“那想怎么样?”

“算啦算啦,也不指望会事无巨细的把孩子安排好,这种琐事呢,还是交给我来安排好了。”

慕迟曜拨动着水花,给她清洗着身子:“嗯,说了算。”

言安希故意问道:“啊?真的我说了算吗?”

“是。”慕迟曜点头,“这个家是女主人,当然是所什么就是什么了。包括我,都是的管辖范围内。”

言安希咯咯的笑了起来,本来很困,想睡觉的,和慕迟曜这样聊会儿天,睡意都被驱散了。

“反正下午走,老公,度蜜月期间,要好好玩哦,不许隔三差五的就接电话说有紧急事情。”

“公司的人都知道我是去度蜜月了,不是天塌下来的事情,谁会轻易来找我?”

言安希想了想,也是。

这蜜月假期一个月,她得好好玩才是。

但是,在这期间,她也要去完成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才行。

不过这件事嘛……也不着急,她自有安排。

隔天下午,慕迟曜和言安希,就出发去法国,度蜜月了。

第一站是法国,后面的行程,更加的精彩。

这个蜜月旅行,他要给两个人的生命里,留下一抹无法代替的色彩。

而夏初初接到了言安希的视频电话,在言安希上飞机之前。

“喂,初初,我现在在飞机上,等会儿就准备飞法国了。”

“是是是,我知道啦,和家亲爱的老公要去度蜜月,没必要再来我面前秀一把。”夏初初回答,“这狗粮我不吃。”

言安希被她逗笑了:“别闹,哎,穿得这么漂亮,是准备去哪?”

“我穿得漂亮吗?”夏初初一边举着手机,一边低头看了自己一眼,“我要去接夏天放学,随便穿穿啊,哪有漂亮,是要去度蜜月的人。”

“不知道以言这个月,都没有爸爸妈妈接他放学,他会不会伤心啊?”

夏初初回答道:“那就把他也捎上,带着一起去欧洲,多好。”

“哈哈,好啦好啦,不跟贫嘴了。”言安希说,“我是有事情跟说,很重要的事情。”

“行,说。”

夏初初一边跟她视频,一边走到玄关,换鞋子准备出门接夏天。

她这个妈咪,没有什么别的本事,但要去接孩子放学,还是要打扮一下,不能被比下去。

“就这几年,我在我老公的帮助和支持下,开了家室内设计公司,知道吧?”

“啊……听说过这回事。”

“知道就好办了。”言安希说,“我这一个月都会在外面,所以,公司那边,我想拜托。”

夏初初换鞋子的动作一顿,直起腰来,正正的看着视频,没反应过来。

“啊?要我去帮管理公司?”

别说夏初初了,坐在言安希身侧的慕迟曜,本来随意的翻着手里的报纸,听到言安希这句话,都侧头看了她一眼。

但言安希只顾着和夏初初讲话,没有注意到。

慕迟曜的目光又落在屏幕上的夏初初脸上,嘴角勾起一丝笑意。

他现在算是明白了,他这小娇妻,打的是什么算盘了。

这第一步,她是想让夏初初暂时的替她管理公司,这第二步的话……

言安希就直接让夏初初成为自己公司的一员了吧。

“我?我我……不行吧。”夏初初靠着鞋柜,打起了退堂鼓,“我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我也不是这个金融管理专业的。”

“没有关系啊,我公司现在已经是运营起来了,一切都在正常运作着。而且,还有那么多的员工,包括我的助理,她们都会帮助的。”

夏初初想了想:“实际上说起来,就是想让我给起一个监管作用,对吧?”

“对啊,公司不能没有主嘛,我能放心信任的人,也只有了啊。怎么样,初初,能行的。”“我……”夏初初想了想,还是犹豫了,打退堂鼓,“我怕我做不好。”